消費穩增長路在何方:還得靠汽車和地產竣工產業鏈

2019-10-29 15:06:01   作者:張德禮   來源:界面

各類穩定固定資產投資的政策,不足以對沖總需求放緩,未來需要在擴大消費上發力。可能的方式,一是汽車消費刺激,二是提振地產竣工產業鏈的消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宏觀札記”為聯訊證券高級宏觀研究員張德禮在界面新聞開設的專欄,分析宏觀經濟形勢】

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速呈現逐步下臺階趨勢,逆周期調控的力度也隨之不斷加碼。三季度GDP當季增速6.0%,下滑到了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確定的6.0%-6.5%這一GDP增速目標區間的下限,可以確定未來還將有更多的穩增長政策出臺。

目前已經實施的逆周期調控政策,主要集中在提振固定資產投資上。一是減稅降費和加大中長期貸款投放,改善制造業企業的盈利能力和融資環境,以期扭轉制造業投資低迷的趨勢。二是允許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所募集的資金作為重大基建項目的資本金,政策性銀行加大逆周期調控大概率是對基建項目配套資金的支持,地方政府也加快了項目申報。三是“房住不炒”的調控基調沒有變化,但不少地方政府在“因城施策”框架下,通過放松外地人口社保繳納時間要求、放松落戶條件等方式,變相托底房地產。

消費和固定資產投資有個很大的不同,消費由很多長期因素決定,比如收入水平、債務水平和對未來的預期等。近年所出臺的消費相關政策,都是偏長期的,或者說需要持續推進,它們在提振消費上的作用才會有所體現。比如減稅降費、強調“房住不炒”,都是為了提高家庭和企業部門的實際購買力。消費稅征稅環節后移并穩步下放地方,也是為了激勵地方做強消費基礎設施、改善消費環境,以此緩解地方財政壓力。

總的來看,已經出臺的各類政策中,關于刺激短期消費的并不多。在出口有較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單純依靠固定資產投資來托底經濟有難度。筆者認為,在各類固定資產投資政策逐步奏效的情況下,下一階段逆周期調控的重點,將逐步轉移到短期就能夠見效的消費刺激政策上,消費在支撐經濟時的定海神針作用有望進一步增強。

那圍繞刺激短期消費,可能出臺哪些政策呢?筆者認為,以下兩個可能是未來的政策方向。

一是鼓勵汽車消費。汽車產業鏈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僅次于地產產業鏈,2018年限額以上汽車類消費占限額以上商品零售總額的比例接近三成。2018年下半年開始,統計局公布的汽車類消費增速持續下滑,今年二、三季度由于汽車排放國五國六標準切換的擾動,加之去年低基數的影響,限額以上汽車類消費增速有所回升。但從汽車零售的絕對量看,仍然處于低位,是拖累消費的主要變量。

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目前的人均汽車保有量不高,因此汽車高增速有支撐。但從國際經驗看,這種看法有待商榷。日本和韓國的每千人機動車保有量現在還在上升,但銷量分別在1973年和1996年就首次見頂,經過6年和4年才恢復到原先水平。

圖1:日本汽車保有量在上升但銷量1973年首次見頂,6年后才恢復原先水平

 
資料來源:JAMA
 
圖2:韓國汽車保有量在上升但銷量1996年首次見頂,4年后才恢復原先水平
 
資料來源:KAMA
 
對比前幾輪經濟下行周期中,所頒布的各類刺激汽車消費政策,這一次的政策力度明顯減弱。參考國際經驗,如果不出臺相關政策,作為重要的可選消費品,在收入預期不強的情況下,汽車銷售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可能都將處于低位。

在穩增長壓力下,筆者認為后續大概率將出臺鼓勵汽車消費的政策。一是對于使用到達一定年限的汽車,加大報廢補助,釋放一部分更新和改善型需求。二是在稅費方面,比如增值稅、消費稅,適當調低稅率,從前幾輪刺激汽車消費的經驗看,稅費調整對汽車銷量有明顯影響。三是推進汽車消費貸款,對銀行而言,汽車消費貸款仍然是優質的資產投向,期限短而且風險可控。

二是地產竣工產業鏈的消費。指的是地產項目竣工和交付后,相關的消費需求,主要包括建材裝潢和家具。2016年之前國房景氣指數和限額以上竣工產業鏈消費增速的趨勢基本一致,2016年之后兩者明顯背離,國房景氣指數一直處于高位,但竣工產業鏈的消費增速低迷,2017年年中以來還是負增長的。

圖3:2016年后國房景氣指數和地產竣工產業鏈消費增速明顯背離

 
資料來源:國家統計局
 
兩者的背離,一方面是因開發商為搶占三四線城市的市場而加快周轉,多是預售而非現房交付。另一方面則是因前兩年房價上漲帶動投資和投機性的購房需求,這兩類購房需求,對房屋裝修和家具購買的動力不如剛需購房。

未來地產竣工產業鏈的消費大概率將回升。一是“房住不炒”后,政策收緊、規范房企的各個融資渠道,加之棚改進入尾聲,開發商的策略轉為減少新開工、加快存量項目竣工,后續購買的期房交付會加快。二是在房價上漲預期弱化的情況下,一部分前期的投資性和投機性購房,可能會以二手房的形式出售,變為剛需或者改善型住房,這也會帶動裝潢建材和家具的消費。

可以出臺相關政策,加速地產竣工產業鏈回升的趨勢。一是相關的稅費調整,二是加大新買家具家電的財政補貼,或者以舊換新時的補助。

總的來說,各類穩定固定資產投資的政策,不足以對沖總需求放緩,未來需要在擴大消費上發力。可能的方式,一是汽車消費刺激,二是提振地產竣工產業鏈的消費。作為對經濟影響最大的兩個產業鏈,相關政策的出臺,有望對沖外需回落的拖累。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

 
編輯:余宏博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
15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四川麻将单机 攒劲甘肃麻将最新 炒股哪些平台好 真金棋牌游戏? 内蒙古快3专家预测豹子号 贵州11选5最大遗漏 青海11选5*查询 捕鱼王者现金版1.1.9 极速快三走势图怎么分析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 阿当江苏麻将游戏下载 幸运快三是官方吗 5分11选5玩法 北京pk赛车预测号码 分分彩百分百稳赚 北京快3中奖助手官方网站